更多新闻动态

《中国改革》刊登林杨林文章《以管理、价值观和科技三驾马车驱动医疗深层次变革》


S11比赛竞猜CEO林杨林撰写的《以管理、价值观和科技三驾马车驱动医疗深层次变革》全文刊登在《中国改革》2021年第2期。


官网 封面定稿.png


《中国改革》于1986年创刊,由邓小平同志题写刊名,以倡导和宣传改革、记录和研究改革、探讨和推进改革为宗旨。现由国家发改委主管,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财新传媒编辑运营。它是唯一承担改革宣传任务的国家级刊物,也是中国经济、经济计划管理核心期刊,曾被评为“国内一流的中央级改革类时政评论刊物”“中国大陆在海外最受欢迎的五大经济类刊物之一”等,在海内外政治、产业、学术界皆享有盛誉。


官网 内容1-3_副本.png


官网 内容2_定稿.png



以管理、价值观和科技三驾马车驱动医疗深层次变革



医疗服务机构的同行整合,将呈现加速度和常态化。意义在于推动医疗资源的要素流动,促进医疗服务领域的国内大循环,进而推动大健康行业深层次变革



毫无疑问,2020年新冠疫情是全球超级黑天鹅事件,面对新冠疫情这个超级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和风险,全球范围内的国家、企业、个人都无法独善其身,生产、生活的既定轨迹全被打破,各方不得不重新制定规则,重新书写历史,重新选择征程,重新刻画起跑线。


时间的指针划动,既书写微小个体,也预见伟大征程。我们在国运这列高速行驶的战车上,打造属于大健康领域的势能。







改革推普惠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在同学群里发出新冠病毒预警,一个多月后,他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年仅34岁。去世一周年的李文亮,最后一条微博的评论早已超过100万。2020年4月2日,李文亮被评为烈士;4月20日,被追授为“五四奖章”抗疫个人。一年多来,他带给我们抗击疫情的信心,如同《肖申克的救赎》里的那句经典台词:“不要忘了,这个世界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那就是希望。”


希望,在与新冠病毒攻进退中不断穿透前方迷雾,有效的防疫策略下,中国很快在二季度迎来曙光,并在第三季度收获超预期的收益,经济发展态势一片大好,国民健康更是拥有了一道坚固的防护墙,让基层医疗机构成为居民健康的“看门人”和防疫控疫的前沿哨所成为共识,增强基层医疗机构在公共卫生服务的力量被纳入政策议程。


在推动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重大战略目标上,2020年的中国不仅在公共卫生领域不断夯实力量,更是在医保、医药器械产业发展和医疗市场供给侧改革层面多有举措,以提高人民群众健康为目标,以解决危害城乡居民健康的主要问题为重点,推出了一系列举措。其核心,在于如何在财政资源有限的前提下,最大化调动各方资源,提供老龄化和中产社会下的多元医疗健康服务,满足人民普遍的医疗健康需求。


一方面是继续推进供给侧改革,加大医疗资源供给,各地出台落实《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的措施,发改委则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0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提出继续推进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推动优质医疗资源扩容下沉和均衡布局,并继续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健全药品供应保障体系,提升公立医院普惠医疗服务的均衡供给能力;另一方面,则是深化医保改革,提高普通民众的医疗服务获得感。


在通往“健康中国”的路上,实现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的健康,解决“全民健保”的世界难题,是一项伟大的创业试验。作为医疗行业的一名从业者,能以自己的力量在这个行业有所贡献,是历史使命所在。





构建大型综合医疗集团治理体系


综合医院的大规模并购整合,形式上是床位规模的叠加,本质上是通过打造医院治理体系和管理能力现代化,实现医疗机构的价值再造,提升医疗服务的供给水平。


“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医疗卫生领域在“健康中国”战略下更是如此。一方面,人口老龄化产生的大量医疗服务的刚性需求,必然带来医疗卫生费用增长和医保支出增加;另一方面,多元化与个性化的不同层次的健康需求在快速增加,与老龄化带来的刚性需要形成同频共振。


无论是刚性需求的增加还是需求多样性的变化,围绕着医保支付的改革措施暂时无法跟上老百姓对高质量医疗的需求。面对这种矛盾,各地医保局以DRG支付改革为抓手,已经在多个城市快速推进。但是,如何在满足刚性医疗需求的情况下实现合理控费,如何在提高医生工作积极性的情况下完善绩效改革,如何在短时间内仅依靠医院的费用统计而缺乏成本统计的情况下做好实施DRG的准备,这都考验着政策制定者、医院管理者和医务工作者的智慧与耐心。


对于医疗机构尤其是综合性医院来说,DRG的政治导向完全正确,一方面可以规范医务人员诊疗行为,降低医疗服务费用,给患者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另一方面,还可推动医院完善病案、档案、电子病历、临床路径、信息化等。然而,DRG又不仅仅是一个付费问题,而是一个系统性改革,包括促使医院开展病种成本核算,促使医生跟着DRG要求的各种指标走,甚至促使医院内科外科化、外科指标化、指标数字化。


但在医院实施层面,到底是医生的行为将推动DRG的逐步完善,还是DRG的要求将约束医生的诊疗行为?到底是药耗占比和平均住院日作为医院降低成本的考核指标优先,还是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作为医院可持续发展的定性指标优先?不同病种费用的降低是否能如期提升优质医疗服务,还是医疗资源的稀缺性将导致病种费用反弹提高?DRG在医院是由医疗的临床行为主导,还是由医保的运营行为主导?这种双刃剑般的巨大撕裂感,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长期存在,需要在各家医院大量实践与探寻。


为“十四五”期间的医疗卫生领域的高质量发展添砖加瓦,大型综合医疗集团应有更多作为,着力打造医院治理体系和管理能力现代化,即推动综合医疗机构的发展战略创新、体制改革创新、管理体系创新、临床行为创新和服务模式创新。


基于区域医疗卫生规划着眼于区域竞争力提升的发展战略,基于改革成果与全体员工共享着眼于用人体系分配体系和决策体系的体制改革,基于全面预算管理着眼于运营效率提升和成本合理控制的精细化管理体系,基于新技术新设备运用着眼于技术服务和人才三者统一的临床行为,基于生产关系改革着眼于拥抱科技和数字化带来的服务模式,都是构建大型综合医疗集团的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推动医疗资源要素流动


医疗服务机构的同行整合,将呈现加速度和常态化。行业之间的整合,意义不在于资本层面的扩张,而在于推动医疗资源的要素流动,促进医疗服务领域的国内大循环,进而推动大健康行业深层次变革。


现在,通过跨区域的医疗机构间的并购整合,特别是医疗集团之间的同行整合,实现医生资源的要素流动,才能为更多人提供更多优质医疗服务,为更多医护人员提供更多可选择的职业平台,才能在更短时间内实现“小病不出县、大病不出省”。医疗服务主要源于内需市场,且随着加速的老龄化其需求不断增加,只要医生资源要素充分流动起来,医疗服务领域的国内大循环将迅速展开成为一张宏大的画卷。就如同中国近代五股最大的移民浪潮“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蹚古道”“赴金山”,以人的移民流动为表象,却最终实现了人的融合、文化的融合、事业的融合,推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海航集团、方正集团、雨润集团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大企业近期纷纷进行重整。重整不是企业的失败,而是企业的结构重塑和发展重生。只是,我们的确生活在一个历史转折期。宋朝大儒朱熹曾说,真正大英雄者,却从战战兢兢、临深履薄处作将出来,若是气血豪忿,却一点使不着也。在历史转折期,互联网一路狂奔,高科技一路狂奔,股权投资一路狂奔,随之而来的是产业结构、行业模式、企业治理、资本配置、群体认知,甚至是传统的企业成功的定义和对企业家的定义,都受到诸多挑战。上一轮周期中形成的成熟的产业格局,在国家去杠杆的变革中容易成为企业发展的阻力。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很多人投身于这个时代的伟大实践,同时也承受着转型社会注定难以避免的阵痛和煎熬。水面上的风起云涌,总是始于水面下的暗流涌动,就看谁能顺势而起,顺流而动,踏浪而行。一大批企业和企业家,在面对国家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新局面,依靠高杠杆且尚未完成转型者,往往跌宕起伏英雄迟暮;而读懂国运聚焦主业核心竞争力者,就像曾国藩所言,“凡善弈者,棋危劫急之时,一面自救,一面破敌,往往因病成妍,转败为功。善用兵者亦然”,总能在历史进程中或再领风骚或全身而退。


所以,通过行业整合,形成全国意义上的医院网络,试验“医院+”的大健康发展逻辑,推动学科可复制、人才可流动、资源可配置、科技可赋能、经验可分享,进而推动社会办医在国家高质量发展进程中发挥更重要的角色,推动社会办医在国家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医疗卫生发展”之间矛盾的进程中发挥更重要价值,才是一家富有使命的医院集团希望承担的战略级使命。胸中有丘壑,眼中存山河,方是这个时代的企业家本色。






以价值观服务更多人群

以科技提升生产力


面对以救死扶伤作为安身立命的医护工作者,以彰显医护工作者崇高使命和伟大人格的医疗服务行业,对于希望基业长青的医疗集团,首先是坚持价值观的胜利,其次是拥抱科技。

北宋中期,学者张载侨居郿县横渠镇,讲学关中,传道授业,世称“横渠先生”。他在继承儒家思想基础上,提出了承载后世知识分子济世救民情怀的经典名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的学术思想,被称为“关学”,与周敦颐的“濂学”、程颐程颢的“洛学”和南宋朱熹的“闽学”,并称宋代四大学派。


张载写出“横渠四句”的700年后,德国大哲学家康德写出了具有相同济世救民情怀的一段话:“我们的责任不是创作书本,而是制作人格;我们要赢得的不是战役与疆土,而是我们行为间的秩序与安宁。”在无病无灾云淡风轻的年份,我们对医护工作者的工作性质之伟大可能无法感同身受;但在全球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医者济世救民的情怀在全球范围都是相通的,如同张载或康德的名句般力透纸背、感人肺腑。


医疗集团要承载众多医者的济世救民情怀,就需要坚持长期主义和利他主义的价值观。在这个领域,无论是并购优质项目,还是获得良好回报;无论是完美的交易结构,还是巨额的股权融资;无论是坚守线下重资产的经营管理,还是开启线上轻资产的模式创新,拥有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思维,拥有价值观的胜利,才是一家大健康企业长期的胜利。在并购医疗机构的过程中,每每感触于多数医院员工在几十年的文化浸染中那种爱院如家风雨同舟的深厚情愫。医疗集团及其管理者惟有以价值观为引领,方能引领这样一批知识分子。


以价值观推动医者的济世救民情怀在服务更多人群时,综合医疗集团的竞争力将通过拥抱科技得以大幅提升。价值观的胜利,是思想、文化、凝聚力、战略定力的高度一致,驱动综合医疗集团在生产关系方面做彻底改革,激活机制,激活积极性,激活创造力。


拥抱科技,则是新技术、新设备、信息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的综合运用,驱动综合医疗集团在生产力方面做深度改革,提升诊疗效果,提升经营效率,提升管理成效,提升患者满意度。拥抱科技,可以最大程度解放医护人员的有限时间,而稀缺优质医疗资源的解放,则进一步缓解医疗行业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推动医疗行业的进步,才是坚守价值观和拥抱科技的目的。


但当我们面对越来越多的强调短期回报的市场大潮时,大健康行业的走马观花者越来越多,理想坚守者越来越少,坚持价值观引领则少之又少。李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世上有太多的聪明人,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狂飙、没有粉彩、没有侠义,也没有星星和文天祥,他们没有理想主义,他们太贫乏了。”当年那些追逐大健康性感概念而非追求医疗本质、追求技术进步和推动行业革新的企业,日渐凋零,或退隐,或转行,或出售,号角声,在暮色里,渐不可闻。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






义利何以兼备


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吕祖谦到福建寒泉精舍拜访朱熹,两人又一同到了信州(今江西上饶铅山县)鹅湖寺。吕祖谦随后又约了陆九渊和陆九龄兄弟。理学与心学持续三天的交相辉映和激烈辩论,就在鹅湖这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发生了。朱熹的理学强调“格物致知”,认为格物就是穷尽事物之理,主张多读书,其被后世学者奉为“万世宗师”;陆氏兄弟的心学则从“心即理”出发,认为格物就是体认本心,主张“发明本心”,后形成“陆王心学”哲学体系。虽然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但鹅湖之会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上第一次著名的哲学辩论会。鹅湖牢牢竖立起了中国哲学的一个地标,鹅湖寺也成了鹅湖书院。


对医疗服务行业的认知与改革,同样迫切需要这样的鹅湖之辩。当前的社会办医,既要坚持公益性,又要强化运营管理;既要实现社会效益,又要实现经济效益;既要满足老龄化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又要解决DRG管理下的成本控制;既要通过带量采购大幅降低成本,又要依靠诊疗技术提升患者满意度。在大健康的宽阔赛道上,我们期待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顶层设计指引方向、有影响力的医疗同行作出有益长远的探索、有影响力的改革措施不断落地生根、有影响力的技术进步不断普惠民众。


当年嘉兴南湖的红船,时间已过百年,但红船精神永存。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我们都是创业者,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愿所有遥遥相望都有回响,愿所有默默奋斗都能盛放。





2102签名档 官网版.jpg

010-85235657
北京市朝阳区工体北路甲6号中宇大厦21层
njhgroup@njhgroup.cn
 官方微博二维码
  官方微信二维码